陆奕

【骸纲】八一八宿舍里那个让alpha闻风丧胆的omega

系列短篇

我流傻屌abo,骸纲戏份少之又少,不要深究细节

倒霉催的阿骸和小白花纲吉

( 9:20 a.m )

1楼     匿名(楼主)

如题。lz想吐槽已经很久了,但迫于各方面原因以及对自身安全的考虑,一直没敢开楼,现在lz马上要去意大利做交换生,所以今天偷偷上来扯两句

2楼    游客

没图没真相,差评

3楼    游客

差评+1,楼主也太夸张了

4楼    耳机烧麦

楼上两个一看就是嫩白菜,大一的?

5楼   ...

失眠

分享Mikelangelo Loconte的单曲《Melody Swann a disparu - Extrait du spectacle "Timéo"》: http://music.163.com/song/469587833/?userid=425278372 (来自@网易云音乐)

分享Esmeralda (Hélène Ségara)的单曲《Bohémienne (Esmeralda) (Bohemian or Gypsy)》: http://music.163.com/song/5055027/?userid=425278372 (来自@网易云音乐)

【骸纲】别指望我听话

备用标题“对抗心”

肉还在写,七夕随手盲撸个小短篇,无任何意义。

路上熙熙攘攘,在星星点点的灯火下宛如一片漫远的、流动的乌云。

六道骸一开始就没有和他们在一起,自己一个人,逆着人群的走向,缓缓从人海中脱离出去。

距离烟火大会开始还有段时间,天色已经很晚了,离开吵闹的人群,六道骸也不知自己准备去哪,唯有身侧的灯光证明,他还没有彻底失去方向。

在他身后,泽田纲吉悄无声息地跟着。

六道骸像一缕游魂,从温热的马路上飘过,脚步淹没在嘈杂声里。他不知在想什么,神情空洞,两只眼睛幽沉的在月色下泛起微光。

人是有灵魂的吗?有啊。

灵魂是什么?是载着他驶离人世的船。

六道骸的精神在这一刻从他的...

忘了是撸否上哪个太太写的了,当时存下来只为自勉,侵删。

大半夜被气的睡不着觉。

【骸纲】橙子味苏打(上)


旷日的苦难在reborn的大发慈悲下终于画上一个逗号,告别训练,告别火拼,告别任务与人情往来,离开了意大利的纲吉心情愉悦得马上要原地起飞,哪怕是鸡飞狗跳了一路几乎要在距地几千米的平流层拆掉飞机的彭格列十世家族,也不能让他疯狂上扬的嘴角压下半点。

这次假期不长,自从听说reborn应九代的要求将到东京视察彭格列在日本最大分部,十世家族从首领到守护者便开始每日不厌其烦地在九代面前刷存在感,直到临行前一天他们才争取到这次来东京透口气的机会。

出乎泽田纲吉意料的是,这次库洛姆居然把骸也拽了出来。看骸因为前两天通宵导致面色苍白印堂发黑的憔悴样子,他忍不住背过身偷笑:知道内情的人明白这是通宵好几天熬夜...

【骸纲】梦中情人02

阿骸生贺,和兰兰的联文  @云岸

前文走01

 

猛地一个激灵,六道骸卷着衣服滚下了沙发,地板沉闷地发出“咚”地一声响。他趴在地上良久,才懵然坐起来。老旧的窗帘脏得已看不清原色,把房间隔绝成一片密闭的昏暗。

六道骸挠挠汗湿的脖颈,又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他忍受住刚刚睡醒的乏力,挣扎爬起来走到窗边,“唰啦”一下扯开窗帘,灰尘飞扬在阳光下。橘红的阳光斜射入眼,他眯起眼睛,回头看墙上掉漆到坑坑洼洼的挂钟,还差一刻钟六点整。

睡了一整个下午。六道骸对自己漫长的午休时间没有表现出一丝惊奇。这次去了大概有一星期,要不是纲吉在最后关头精神力透支,没准还能再在那边多逗留一阵子。...

无知使我愤怒。
打破狂妄和愚钝的过程中会产生惊讶、新奇,但也很有可能并发焦躁、愤懑和心神不宁。

——说白了就是大晚上看理论书看到生气:我怎么这么蠢!这么钝!这么轴!!

寂静的陨星(10)

时隔一年半的更新(也不是更新只是存货而已)

现在看来非常ooc,耻度爆炸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并不在自己的房间,这没有什么好稀奇的。睁开眼睛看着陌生中带点熟悉的屋子,他从床上坐了起来,茫然地四下望了望,可是不甚清晰的大脑并没有回馈给他什么有用的信息。

抬手挠了挠睡得直发痒的后脖颈,他决定先下床看看。

越看越熟悉,他站在了这间屋子的门前。

随着意识渐渐清醒,他的眼睛也慢慢睁大:这里,不是——

拉开门,一个人影直挺挺地倒了下来,刚好砸在了他的脚面上。

——彭格列的房间……吗?


感觉到脚上隐约的痛感,六道骸看着平时总是冷静自持现在却充满了僵硬和无措的脸倒着出现...

水逆的九月,不过勉勉强强也算是要过去了
下个月的事,下个月再说。
骸纲西幻合刊完售好久了,今晚放内容让自己开心一下,现在还是先去填饱肚子吧。

我关注的人

© 陆奕 | Powered by LOFTER